WWF中国返回首页返回首页
登陆  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 虎豹网 —— 猫科动物研究中心 > 新闻动态 > 国内资讯
民盟中央建言东北虎豹恢复与保护重大生态工程
为了让野生东北虎豹“回家”
作者:包松娅 文章来源:人民政协报 点击数:1256 更新时间:2016/2/22 14:35:05

2015615日,也许是民盟中央副主席、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葛剑平永远难忘的一天。“民盟中央《关于实施中国东北虎和东北豹恢复与保护重大生态工程的建议》,得到习近平总书记的高度重视和批示。”回忆起来,对东北虎豹做了十几年跟踪研究的葛剑平仍难掩心中激动。

 

这件由民盟中央以党派建言直通车形式上报中共中央的专报,其背后凝结了民盟中央,民盟北京市委、吉林省委以吉林省农业厅等多方心血,既是为了野生东北虎豹回归故乡,也是为了保护生态环境和人类完整的生态系统。同时,这更是民盟中央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上“发力”的重要突破口。

 

中国野生虎豹“家”在何方?

 

多年来随着野生东北虎豹生存环境的不断恶化,再加上缺乏科学系统的调查研究,这两种濒危动物是否还存在于我国境内,一直是未解之谜。

 

“由民盟中央副主席葛剑平带队的北京师范大学生物多样性国家级创新团队,在科技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资助下,与吉林省林业厅等单位组成联合队伍,自2005年开始,11年间从无到有,为中国虎豹建立了一个全覆盖、全要素、全方位的生物多样性长期定位监测平台。”介绍情况的冯利民是葛剑平的助理,说起这11年,话语里听似波澜不惊,却饱含了科研团队十余年野外寻虎的所有艰辛。这支团队通过多年努力,几乎解开了野生东北虎豹在我国生存的所有“谜团”。

 

“经系统调查和研究发现,2012-2014年期间至少有27只东北虎和42只东北豹长期活动于中俄边界的吉林省区域,首次科学证实中国境内还残存野生虎豹种群,并已基本掌握其活动规律。”冯利民说,这个确定性消息曾在当时业界引起爆炸性轰动。

 

伴随着“中国还有野生东北虎豹”的喜悦,民盟中央在报告中着重分析了这些残存的东北虎豹的困境:根据追踪监测,中国境内的野生虎豹中绝大多数个体的活动被限制在吉林省中俄边境附近一条狭长区域内,高强度放牛等人类活动严重阻碍虎豹进一步向中国腹地扩散、繁殖和定居。

 

“人类活动如同一堵墙,挡住了虎豹的‘回家’之路。”在葛剑平看来,这些野生虎豹如果不能走向中国腹地,有其他栖身之地也可以。但事实上,目前中国野生虎豹生存环境已经是一个“孤岛”,由于海洋、湿地和农田公路阻隔,野生虎豹已不可能走向俄罗斯境内,进入中国腹地是唯一出路。

 

问题是,中国野生东北虎豹现在所生活的“孤岛”,资源承载力已经透支了三倍,未来这些仅有的野生东北虎豹该何去何从?带着这个问题,民盟中央汇集全盟力量投入到这场守护野生东北虎豹“家园”的行动中。

 

保护建议获得重要批示

 

2015年,民盟中央成立了由全国政协副主席、民盟中央常务副主席陈晓光带队的“中国东北虎和东北豹恢复与保护重大生态工程”专题调研组。

 

一年间,民盟中央调研组先后两次深入野生东北虎豹出入的珲春、汪清考察,翻山越岭深入了解最新情况。此外,在北京和吉林两地组织的大大小小座谈会、论证会和研讨会,更是一个接一个。

 

“吉林省中俄边界中这块狭长区域成为虎豹残存喘息的避难所,这是中国野生东北虎豹恢复的唯一源泉,承载着虎豹回归中国的唯一希望。如不尽快为虎豹提供足够的扩张繁衍空间,必将出现种群崩溃的危机,我国将丧失野生东北虎豹恢复的最佳机遇期。”调研组最终得出的这个结论,被呈现在所有建议的最前端。“刻不容缓”和“迫在眉睫”是调研组说得最多的两个词。

 

201539日上午,全国两会进行时。

 

适逢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吉林省代表团审议,民盟中央第一次当面向总书记介绍了野生东北虎豹保护的调研成果。总书记现场作出重要指示,指出这是好现象,关键是要遵循自然规律,把工作做扎实。

 

同年5月,民盟中央再次向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专题呈报了《关于实施中国野生东北虎和东北豹恢复与保护重大工程的建议》。与以往专报不同的是,民盟中央在文字建议之外,用彩色印刷的铜版纸制作了一本彩页,用数据、照片、图例等多种方式生动而深刻地介绍了我国野生东北虎豹的生存现状和建议。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高度重视。习近平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将东北虎、东北豹保护体现在“十三五”规划建议中。

 

随后,在《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中,“维护生物多样性,实施濒危野生动植物抢救性保护工程”被吸纳其中。这对东北虎豹保护工作产生了深远而重大的影响。

 

与此同时,作为保护地的吉林省也在加快行动。

 

野生动物保护生态工程已经纳入《吉林省东部绿色转型发展区总体规划》之中,吉林省扩大了生态保护区范围,国家第一期保护资金已经到位,新的生态保护工程已经开始实施……

 

得到这些反馈,民盟人内心深处的欢欣鼓舞,自不必言。然而这并非一个“句号”。

 

持续建言直至规划落地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动物研究所所长康乐是我国研究动物群居行为的专家。针对我国野生虎豹的现状,他提出,虎豹是独居动物,一般都是生态链的顶级,在自然界没有天敌,最大的天敌就是人。“所以对虎豹这样的带有独居性的、生态链顶级动物的保护措施要更加独特和严格。”

 

正如康乐院士所言,对东北虎豹的保护,唤起重视是第一步,但最关键还是“如何做”。民盟中央没有停留在批示和规划上,而是选择以“守护者”的身份一鼓作气紧盯下去。

 

2016127日上午,由民盟中央和吉林省政府联合举办的中国东北虎和东北豹保护战略研讨会在京举行。目的只有一个———推进落实总书记批示和规划意见。

 

研讨会上,民盟中央将《关于实施中国东北虎和东北豹恢复与保护重大生态工程的建议》和吉林省正在制定中的为期十年的《吉林省野生东北虎、东北豹重大生态保护工程规划》拿出来,邀请中科院等科研机构及相关学会的院士、资深专家,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代表以及相关部委负责人专门来“挑刺”。

 

民盟中央提出,在我国境内建立“虎豹生态保护示范区”,并在中俄间率先提出建立“中国-俄罗斯虎豹联合保护区”,实施虎豹健康大种群恢复计划和虎豹回归长白山和小兴安岭行动,建立中国虎豹国家级科学研究协同创新中心。

 

“这个生态工程是基础研究和保护实践相结合的范例,针对野生东北虎豹的生态保护工程,可以跟目前已有的生态工程进行对接,避免相互重合造成资源浪费。”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马克平说。对此,中科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国际动物学会主席张知彬表示认同,在保护区建设上,优先大保护区整合问题,然而为了防止疫病传播,在整合中又需要有区别区和隔离带。

 

大部分专家认为,既然人与虎长期共存是不可避免的现实,可以对虎豹出没的深山居民进行生态移民,实在不愿意搬出的居民,在加强宣传之后就地转化为护林员和保护区职工等。

中科院院士郑光美表示,通过对这样一个旗舰性、标志性、明星性动物的保护,实际上可以连带保护整个地区的生态环境、生态系统以及附带的其他动植物,意义是巨大的。

 

一个更有意义的“插曲”是,不久前,葛剑平听说吉林有关部门规划建设的两条铁路和一条高速公路,恰好在东北虎豹活动区域内。“我直接找到陈晓光副主席,这件事对野生虎豹的生存现状无疑将是‘雪上加霜’。”葛剑平说。陈晓光听后,在吉林调研时,他以有急事为由,及时“拦住”了准备动身去俄罗斯的吉林省委书记巴音朝鲁。

 

研讨会上,陈晓光告诉一直惦记着这件事的葛剑平,根据最新消息,可以确定原本规划中的两条铁路已经改道,而高速公路则直接取消。“我们不能忘记,这是吉林省为野生虎豹保护做出的牺牲。”陈晓光说。

 

在民盟中央提供的视频中,难得亲眼一见的野生东北虎妈妈带着自己的幼崽缓缓走向森林深处,待身影消失的一刹那,虎妈妈扭转过头来深情一瞥。

 

野生虎豹是完美生态金字塔顶端的旗舰物种,野生东北虎和东北豹如果能够重现故乡中国东北地区,那也许将成为美丽中国的新地标。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Tiger  
  • 上一篇新闻:

  • 下一篇新闻:
  • 国家林业局猫科动物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黑ICP备05008406号-5 中国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和兴路26号 邮编 150040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