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F中国返回首页返回首页
登陆  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 虎豹网 —— 猫科动物研究中心 > 公众参与 > 志愿者招募
一个70后草根的WWF“爱虎使者行动”志愿者日志
爱虎行动志愿者活动记录
作者:左剑 文章来源:WWF 点击数:1198 更新时间:2012/12/19 16:38:59

我是一个非典型四川人,不抽烟、不喝酒、不打麻将与牌,似乎没什么爱好,又似乎爱好不少。我喜欢户外运动、自助旅行以及摄影,我参加过深圳磨房多次的清洁山野活动,为玉树捐过衣物,为WWF捐过款。我在城市里平凡地活着,目睹着城市的变迁和城市化进程的好与副作用:高耸的塔吊,新建的高架桥,照亮城市的光彩工程,四处开挖的建筑工地,拆迁的老宅,日益拥堵的交通,代表城市形象的临街房子外立面一次次被刷新,大雨天漫成汪洋的城市下水道,市内的汽车站被腾挪迁往偏远郊区,国际重化工企业落户三峡库区,城市的蓝天白云越来越罕见……历史或文化正在城市里悄然被抹去或粉饰。

在城市里我不是一个主流,只是一个没有任何背景,希望独立思考、自由思想的草根。作为一个普通公民,我希望这个社会除了GDP能更关注人、尊重人、善待人,更关注生态环境和可持续发展,善待我们生活的环境和动植物伙伴。

东北虎作为自然环境中的一个顶级物种,它的数量多少和生存状况反映了一个区域的自然环境好坏,这也是保护东北虎这一物种的意义所在(该知识来自12.3日的东北虎知识培训)。

如果人天性是自私的,那么关注东北虎其实是关注人及人们生存的环境本身。我渴望有一天能顶着蔚蓝的天空,呼吸着纯净的空气,吃着放心的天然食物(非转基因),看着孩子一天天健康成长。

接到WWF入选“爱虎使者行动”志愿者的电话很高兴,也感到荣幸。我之前曾报名过WWF关于水资源保护的活动,可惜未能入选。这次活动能有幸参加,必须编好理由跟公司请假。虎虎虎!北方有虎!东北虎,我来了!

 

 

D12012.11.29)出发日。一大早起来在网上订票,工作太忙,今天早上必须抽空在网上把火车票订了。互联网确实给人们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和便利,网上订票、支付真方便,然后凭二代身份证在火车站的自动售票机一刷就取到票了。取火车票这一点让我感受到时代和国家的进步,过年在深圳电话抢订火车票的艰难记忆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很快订好了往返的四趟车票,因为成都到集结地汪清没有直达火车,所以需要中转。我必须精确计算好留足衔接的时间,以免误车,最后订到的车票是这样的:

去程:

1.        K386成都(17:50-沈阳北(10:15)上铺(11.29日)

2.        K373沈阳(16:08-延吉(07:55)下铺(12.1日),因为碰到一个带着小女孩的女人,她觉得睡上铺不方便,于是就跟我换到了下铺,所以一路上我就没睡过下铺。

返程:

3.        K296牡丹江(11:38-北京(10:40)上铺(12.6日)

4.        T6北京西(18:28-成都(20:51)中铺(12.7日)

到超市买了50元的食物,坐上了晚上的火车,开始了有生以来最漫长的一趟火车旅行。第一次到东北,我出发了。

 

D22012.11.30)火车上。对面的中铺住着一个老外,他讲英语,似乎是一个摄影师或记者,因为他带着一个装有相机的大摄影包,他很有礼貌还帮我把背包递上上铺,最后在西安下了车。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老外选择坐火车,稍稍有点惊讶。在飞机和大巴上看到老外比较多。

 

D32012.12.1)到达沈阳。帮一位大姐把行李拎下了火车,她热情地非要留个电话给我,说是在东三省如果遇到困难可以找她帮忙。东北人很热情。沈阳这一天似乎零下20度,穿了一条单的冲锋裤下火车(上身一件C3+两件抓绒+冲锋衣),感觉到热量从腿上迅速流失,两腿表面冷得像冰棍。在沈阳北坐公交220到沈阳火车站(281也可),吃完中饭在附近逛逛(中饭花了12元,在沃尔玛买了3.9元的面包)。沈阳站后的一根冒着白烟的大烟囱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我很难想象和理解在城市中心的繁华地带会有这样一根高大的烟囱矗立在那里。后来的旅程告诉我,在北方不少城市都能看到这样的烟囱。我想其中一些也许是取暖用的。下午4点我坐上了去往延吉的火车,一位健谈的帅哥不停给我介绍东北三省的区别和特色,旁边一位老者则似乎出自行政系统,对官场政治非常了解,一起闲聊,我更多是倾听。

 

D42012.12.2)集结日。早上约8点终于抵达延吉,下了火车很冷,但似乎并不比沈阳更冷,在火车上我加上了带来的唯一一条抓绒裤,除了背包里的一件羽绒服,我的全部保暖装备都在此了。后来的经历似乎证明,东北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冷,至少对我这个南方人是如此。

其他志愿者都还没到,我在延吉四处闲逛,这个城市有很多比较新的欧式建筑。在一家超市我买了一个从未吃过的苹果梨尝尝(长得既像苹果又像梨的水果),这是火车上那个帅哥推荐的,他说最佳吃法是放在室外冰冻后再一口咬下去,非常爽口。我吃到的这个比较酸,也许他家乡的更原汁原味。

一个多小时后我与另外两位志愿者“光明牧守” 、“菜鸟”会合了,他们都是在校大学生。我很遗憾我在大学时懵里懵懂,没有参加这类有意义的活动,不过看到这些年轻大学生对环保和野生动物的保护意识,我突然感到这个社会还是充满希望和正能量的。下午吃过午饭与另外一位志愿者会合,她是我的四川老乡,非常风趣的一位略胖的女孩。后来我得知我们此行10位志愿者中有3位来自四川,外加一位工作志愿者Lotus也来自四川,而我是其中唯一的70后。基金会的中巴车来了,把我们接到了汪清县的一家酒店。车上坐副驾的一个瘦高帅哥引起我的注意,他说话做事非常低调、谦虚,给我留下很好的印象。后来我得知他是北大的博士,做东北虎保护研究的。我在爬山的过程中也曾见到过很多人,有的人去过很多地方,有的人见多识广,有的人夸夸其谈,有的人低调随和,碰巧那位低调随和的S登协副会长也来自北大(山鹰社的)。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非政府组织的民间NGO,第一次接触WWF,我感受他们工作人员的低调务实风格和对保护工作的热忱,接下来的几天我得出一个结论:与官方的公益基金或组织相比,捐款给类似WWF这样的NGO是更靠谱的,它们会将你的善款用得更有效率。

晚餐后所有人到汪清县林业局进行明天颁奖活动的简单彩排(致敬巡护员暨东北虎栖息地优秀巡护员颁奖仪式),和我一组的另外两位是重庆理工的“笨笨”和浙大研究生“胖大姐姐”,两位都是女生,我们都是3组,此行行程将前往最远的东方红,与那里的林场巡护员一起到东北虎栖息地野外考察。

 

D52012.12.03)颁奖日。For a living planet东北虎目前在全世界不超过500只,大部分在俄罗斯境内,中国分布不超过20只。WWF的东北办公室设立于2006年。而一只雌虎的家域范围为400-500平方公里。作为一个食物链上的顶级物种,东北虎的数量和生存状况预示了马鹿、野猪、狍子等动物(东北虎的食物)的数量和生存状况,而马鹿、野猪、狍子等动物的数量取决于整个林场和整个地区的环境状况,希望人们尽可能减少野生动物的捕杀。事实上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早已不需要野生动物作为食物,而衣物也有很多替代品,完全不必用野生动物的皮毛制成,因此保护野生东北虎及各类野生动物、植物更多需要向人们传达一种与自然环境和平共处、可持续发展、杜绝浪费的观念,为子孙后代留下更多的动植物伙伴,而不是让孩子们以后在博物馆或电视里看到它们最后的身影。

颁奖仪式进行得非常顺利。活动中得知巡护员的工作其实比较单调、枯燥,而且薪水微薄,最低的月薪仅有1000元,稍好的有1800。而这样为基层巡护员举行的颁奖仪式,尽管不能从物质上给予他们更多,但对他们却是一种较大的心理安慰,显示了人们对他们工作的尊重和认同。我的礼包送给了高大斌。羽泉组合的海泉也来到现场为15位优秀巡护员们颁奖,其中的礼品登山鞋是由海泉自掏腰包赠送的。在随后的晚餐上海泉还应邀为巡护员唱了两段《最美》和《奔跑》,并与想合影的人一一合影,作为知名艺人,这并不常见。

晚餐后坐汽车离开汪清前往牡丹江,路上开始下雪,越下越大,我们需要赶到牡丹江火车站乘当晚的火车去往东方红。晚上22:40到达牡丹江火车站,赶上了23:10分开往东方红的火车。我发现一个现象,似乎越往北走火车车厢和火车上的设施就越陈旧,服务水平也略下降。

 

D62012.12.04)东方红暴风雪。抵达黑龙江东方红,一下火车就是暴风雪相迎。风也刮得很大,雪花从四面八方向我们扑来。看来运气很好,我们碰上了据说几年也难得遇见的“大烟炮”天气。今天原定的野外考察活动不得不暂停。上午参观了东方红林业局博物馆,听巡护员高德江、专家姜博讲东北虎的事迹。中餐、晚餐都是东北菜,如果明天雪能停,我们计划上山,尽管也是勉为其难(大雪后的前两天很多动物足迹、粪便都会被掩盖,动物也不会出来活动,而且积雪很深,行动困难)。晚上和部分装备不全的媒体朋友去补充采购了一些装备,新华社的两位记者和湖南卫视新闻台的两位和我们组一路,大家都准备了雪套。

 

D72012.12.05)进山。坐森林警察的运兵车抵达青山林场。在深达40CM的积雪中行进,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什么是林海雪原,也是第一次在这么深的雪地行走,之前上二峰也没有这么厚的雪,如果是走在第一个开道那会更加艰难和耗费体力。现在是几位巡护员大哥在前面开道。来回徒步近5公里,我们取回了山岗上拍摄野生动物的红外线相机,在大雪后的第一天我们算是完成了基本任务。与巡护员一起在茫茫雪原中徒步真是一项难得的生命体验。

因为部分志愿者都还有学校和工作上的安排,而且返程车票买好也不便退,尽管基金会咨询我们意见是否愿意继续多待两天进行野外活动(察看野生动物足迹、粪便等),当我得知大雪后第二三天看到这些足迹仍然很可能看不到、而且此举也会令此次活动原本超出的经费更加超标,我非常感谢基金会的好意,还是选择了按原计划返回。晚上坐20:30的火车我们赶回了牡丹江,在这里我们组三位志愿者将各自返回各自的目的地。

 

D82012.12.06)返程。上午11:38坐牡丹江-北京的火车开始返程。坐我对面的似乎是一位退休的老教师夫妇,作为知识分子,他对刚结束的18大等政治话题很感兴趣,谈论良多,看得出他对现状满意,对新领导人将领导的社会充满期待,同时对文革中的种种表示了批评和不满。当他讲述时,我更多倾听,偶尔发表一下个人见解。

 

D92012.12.07)北京-成都。抵达北京火车站,在站外乘9路巴士到北京西站转到成都的T7火车。车上邻座碰到一位中医田医生,他的老师是一位北京宽街中医药的著名老中医,曾在北京电视台某个节目开讲。邻座中铺一位带孩子的女子在车站丢了钱包,上火车后才发现,田医生资助了她200元。邻座下铺有一位杵双拐的骨盆骨折的年轻女子,田医生看了她带来的X光片,然后给了她许多中肯建议。看起来这个女子运气很好,尽管遭受了那么大的病痛折磨,可是居然在返乡的火车上碰到这样一位经验丰富的中医,有望让自己的伤得到更彻底和有效的治疗与恢复。

 

D102012.12.08)到家。晚上9点,到达成都,回家的感觉真好,这一趟WWF志愿者的体验给我留下难以磨灭的记忆。

 

 

后记:

这是我有生以来最长的一次火车旅行,往返行程超过6000公里(全程火车票费用约1600),感谢WWF世界自然基金会给我这次机会。火车旅行可以接触到最真实的社会和大众。此行除我之外大多为8090后在校大学生、研究生,与他们在一起可以感受到他们的理想与社会担当,从世俗的观点看不免单纯、幼稚,但这正是这个社会的希望所在。期待下一次志愿者行动,期待下一次活动中看到更多年龄层面的朋友,大家互相碰撞交流,带给周围的人更多的环保影响。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Tiger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 国家林业局猫科动物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黑ICP备05008406号-5 中国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和兴路26号 邮编 150040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