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F中国返回首页返回首页
登陆  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 虎豹网 —— 猫科动物研究中心 > 公众参与 > 志愿者活动回顾
WWF冬季摄影志愿者活动故事系列(二)
上阵父女兵
作者:张睿婷 文章来源:WWF 点击数:1220 更新时间:2013/3/1 15:20:31
 

这次WWF冬季调查的队伍中,有两位特别的队员,一对父女。父亲李连山,吉林省向海保护区工作人员,鸟类研究专家,多次与WWF合作,协助开展野外调查;女儿李鹤春,西南大学研究生一年级学生,哲学专业,对野外科考充满激情,渴望在调查活动中磨练意志、净化心灵。

这父女俩为何加入WWF冬季调查队,这里的渊源还要追溯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那时,WWF专家、猫科动物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姜广顺教授还是向海保护区的工作人员,从事丹顶鹤等水鸟保护工作,二人每天一同早起进行鸟类观测,不仅记录了大量珍贵数据的,两人的友情也如高山般坚不可摧。姜教授成为WWF项目官员后,多次组织野外调查,由于李老师的专业素质很强,因此多次受邀作为专家与WWF同行。这次调查亦是如此,李老师的女儿鹤春也主动请缨,作为志愿者加入了调查队伍。

李连山老师野外经验丰富,身着一套迷彩服,一双胶皮乌拉(东北一种特殊的保暖棉鞋),透明胶带缠紧裤腿和鞋口,身后背一个书包,里面放上水、食物、卷尺、相机、手电筒,衣服口袋里放好记录卡片和笔,手拿GPS和树枝做成的手杖,便可健步如飞的上山了,常常一走就是六七个小时。

李鹤春今年只有23岁,在家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十分乖巧,骨子里却透着巾帼不让须眉的豪情。这是她第一次参加WWF的志愿者活动,也是第一次参加野外调查。每天上山前,小鹤春儿都把长长的头发编成辫子,穿着和父亲一样的迷彩服、一样的胶皮乌拉、一样的胶带绑腿,每天都跟着调查队进山。

今年的调查较往年更加困难,山陡、雪大,并且由于去年8月的15号台风“布拉万”山上到处可见巨大的倒木,调查本就没有路可走,还要在错综复杂的倒木间穿梭,或翻过高高的树干,或钻过纵横交错的树枝,甚至有时要还如过独木舟般走过树干,脚下离地面近两米,还有厚厚的积雪。道路如此艰难,行程十分紧凑,每日的午饭都要在雪地里升起一堆火,烤书包里的面包和香肠。雪地对阳光的反射极好,长期在雪地中行走,不仅容易患雪盲症,紫外线对皮肤的灼伤也是很严重的。李老师早已习惯了野外的艰辛,对于翻山越岭有着自己的心得和节奏;可是李鹤春是第一次长期在野外生活,原本细腻的皮肤被阳光灼的通红肿胀,腿上也满是淤青,她很坚强,从不说痛,每天都欢天喜地的随队伍进山。

起初我不解,一位年纪轻轻的柔弱女孩为什么要坚持每一天都要进山,条件那么艰苦那么累,为什么不休息几天再继续。她说,她就是要让爸爸妈妈知道自己很坚强,要让他们知道自己忍受得了这种艰辛。我恍然大悟,我们又有哪个人不曾为了向父母、向世界宣布自己的强大和独立,咬牙坚持的执着,外人看来,我们何必在至亲的人面前逞强,可只有我们自己心里懂,这些的心酸、痛苦算得了什么,最后我们收获的是坚忍的品格和世界的认可以及家人从此对自己的放心。这是一位多么可爱可敬的女孩,眉眼间透露着英气,让人怎样不去爱。

李连山老师是一位不善言辞的父亲,他担心女儿的安全,却不在女儿面前表达。他每天出发前都会嘱咐女儿注意安全,别逞强,跟上队,却从不因为路途艰辛而禁止女儿参与调查。他给了小鹤春儿博大的关怀,那便是尊重、认可、鼓励,这便是教会女孩子人格独立的最大智慧吧。

“如果WWF明年还做调查,我希望依然能够参加,能够为保护东北虎尽一份力,”低调的李连山老师表示,“干了这么多年野生动物保护工作,已经把野生动物当做自己的伙伴和朋友,我每天都希望以自己的方式和它们交流,也希望它们能够更好的生存下去。这次让我女儿参加调查,也希望她能把保护自然的信息传递给她的朋友和同学。”WWF是一个梦想的乌托邦,来到这里工作的人,无论是正式员工还是受邀专家,或是志愿者都是为着自己的理想而工作。

 

 

 

父女齐上阵-李连山

 

 

 

 

 成片的倒木给调查带来了巨大困难-张睿婷

 

 

 

 

李鹤春在深达近1米的大雪中测量有蹄类卧迹 - 李连山

 

 

 

李老师对有蹄类卧迹进行测量-张睿婷

 

 

棉乌拉与透明胶带绑腿-张睿婷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Tiger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国家林业局猫科动物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黑ICP备05008406号-5 中国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和兴路26号 邮编 150040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