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F中国返回首页返回首页
登陆  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 虎豹网 —— 猫科动物研究中心 > 公众参与 > 志愿者活动回顾
WWF冬季摄影志愿者活动故事系列(三)
深山随笔 – WWF冬季摄影志愿者活动感想
作者:张睿婷 文章来源:WWF 点击数:1159 更新时间:2013/3/1 15:27:30
 

2013115日,我作为WWF工作志愿者来到吉林汪清林业局杜荒子林场,作为冬季野外摄影志愿者活动的组织者,与两名摄影志愿者——优秀东北虎巡护员董红雨老师和中国农业大学生物学专业大三学生刘铭玉,参与了了WWF冬季有蹄类动物调查,并对调查进行跟踪拍摄,为WWF东北办公室建立图片库,同时我也希望通过我的镜头和笔告诉大家发生在大山深处这些野生动物保护工作者不为人知的故事。

116,第一次进山,我和来自向海保护区的李连山老师、向导郑学菁走一号样线,董老师、刘铭玉、东北林业大学研一学生李治霖与向导李成利走5号样线。

上午八点半一组进山。这是我第一次参与野外项目,自以为充分预估了野外的困难,做足了心里准备,但是,刚刚开始上山,我便知把野外想得简单了。我们从一道沟进山,进山的路真可谓是披荆斩棘,到处都是矮树。第一座山,坡度极陡,目测应大于30度,积雪深达半米,没有路,我们跟着向导郑大哥趟出的足迹一路向上,我借助着李老师就地取材制作的木手杖,连滚带爬的上山,不时会在山坡上滑落一段。第一天就遇到了自打调查以来难度最大的一个路线,我觉得回长春应该立马买张彩票。

可以说是连滚带爬登上了山顶,瞬间豁然开朗,景色美得令人窒息,远望四周的大山,错综复杂的树枝,光影斑驳的雪地,透露着北方山林的神秘气息。一路艰难攀上山坡,阳光立刻迫不及待的跃入眼帘,白桦洁白的枝干指向蓝天,似乎在讲述大山里沧桑的历史变迁,又透露着无从表达的孤独。阳光在树梢上跳舞,一路蹦蹦跳跳来到雪地,萦绕在身边。

去年8月,15号台风“布拉万”袭击了中国东北,长白山区也受到严重的影响。第一道山岭的下坡路,被纵横交错的巨大倒木阻拦,这些被连根拔起的大树,便是台风“布拉万”的作品,自然的力量无坚不摧,却也在大手笔的创作壮美的景观。积雪想要掩盖台风带来的破坏,厚厚的在森林表层覆盖了柔美的曲线,配合着如海水般深邃的蓝天,大自然仿佛在以一种威严又十分柔和的方式告诉我们,她会以最残酷的方式释放愤怒的力量,同样会以不可侵犯的壮美,恢复自然的和谐。与人类对自然界的毁灭不同,自然赋予各种景观、生物以平衡的力量,即便在荒漠里也有胡杨、蜥蜴、仙人掌生存。大片倒伏的树木,是这片森林的一场轮回,当春季再次来临,低矮小树苗能够获得更多的阳光,便有了长成参天大树的机会。人为的破坏则不同,所到之处一片荒芜,既没有壮美的景观,也没有重生的迹象,就如烈火焚尽了干柴,只留下一片灰烬,却没有涅槃的凤凰。

过倒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或是从树缝里钻过,或是从倒木上翻越,有时要用一种极奇怪的姿势从沿着树干走过去。这于我而言,给辛苦的旅程增添了极大的乐趣,感觉自己像一只笨熊似的时而钻过倒木丛,时而坐着“雪滑梯”滑下陡坡,累了就站在倒木上居高临下的迎接阳光的拥抱,感觉自己像个英雄。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在这次旅程中,我否认了这个观点,下山的时光真是欢乐,一路拖着手杖滑着走,走神拍照欣赏风景,有厚厚的积雪,摔倒也不痛,即便是脚下打滑,也是在向目标方向前进。

下午一点左右,我们支起了篝火,准备午饭。野外的午饭是背包里的面包和香肠,不丰盛却格外有风味。在天寒地冻的森林里,我们不需要寻找食物,还能生火吃上热食真是一种幸福。

那一天,我们翻过四座大山,从一道沟走到三道沟,一路上走过5个采样点,看到了狍子的粪便,卧迹,还有野猪的足迹。但是没有看到自己一直期待的东北虎或东北豹的踪迹。

最辛苦的是最后一座山,位于二道沟与三道沟之间。我们到达二道沟,已经将近下午三点,我有些体力不支,当得知我们还需要翻过面前这座大山才能到达样线终点时,我只觉得心头一紧,暗自心慌。当穿越一条荒废已久的运材路,再次披荆斩棘的进入树林的时候,我的体力已经临近极限,心里也不再充满自信。上山的路,腿上少了很多力气,需要双臂的力量和结实的手杖与两旁的树,双腿只能勉强支撑住身体。一路上我我走走停停不知歇了多少次,全靠郑大哥和李老师的鼓励,与耐心的等候,我才勉强跟得上队伍。上山的路上,太阳渐渐落山,白天我走得大汗淋漓,这时却由内透出阵阵寒意。沉重的呼吸很快便带走了身体的水分,口渴、嗓子干燥,我拨开表层的雪,挖出中心的一些含在嘴里,回想起来,深感这样做等同于饮鸩止渴,冰冷的雪水降低了我体温,同时也透支了体力。我几步一歇,到达山顶时太阳已落下地平线,天空只剩下一抹余光未散去。下山过程中天已黑透,伴着月光和和电筒,下山的路好长好长,不知走了多远,也不知还有多远没有走。我只记得自己已体力透支,脑子却在打架:一个声音说,我太累了,不必坚持着走下去,我要坐在地上大哭一场,或许还可以让李老师或向导背我下山;另一个声音在告诫我,这已经是最后一段路了,咬着牙坚持下来,前面那么难爬的山都已经上来了,别放弃,别停下来,别哭。走着走着脚下发软就会摔倒,或是站起来或是被扶起来接着走,那条路似乎无边无尽,我知道总会坚持下来走到终点,会回到林场,吃到热乎的饭菜,躺在炕上休息,可无法抑制心中的恐惧和绝望一阵阵袭来,我浑身都冻透了,只晓得自己行尸走肉般移动,却不知目的地在哪里,心里唯一的光明就是李老师和他手电筒发出的微弱灯光。不记得走了多久才达到三道沟,只晓得我跪坐在脚上,身上不停地抖,在夜色的掩护下无声的大哭,当时我只晓得在身体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考验后需要眼泪来稀释内心的焦虑、委屈和喜悦。

这时,对讲机突然传来刘铭玉为了拍摄一个场景掉到了没有完全冻上的河沟里的消息,我立刻忘记了所以的疲劳,开始和小刘那个组的人用对讲机了解境况,当得知他已经被向导抄近路下山了,并且已经在有暖风的拖拉机里休息,我一个悬着的心才落地,要知道零下20多度的气温里全身湿透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又过来半个小时左右,那台拖拉机也来到我们的等待地,终于可以回林场了。

出发前李老师问我,能走下来吗,我说,我有坚强的毅力。这是事实,我没有强健的体魄,甚至有些柔弱,但是我走了下来,这全靠毅力。我没有资格说自己有多坚强,因为在过最后一道山时,我已然没有了欣赏的心境,我焦虑、恐慌、打退堂鼓,我没有放弃的理由就是我们是一只team,我停了,队伍也就停了,第一组不能完成样方的调查,这会让我无颜面对调查队的其他人,更对不起一直在帮助我的老师。在经历这些之前,我一直以为驱动人前进的动力在于个人的内心,内心的强大会战胜一切困难,勇往直前,可那天如果我仅仅是在自己内心挣扎下做出选择,或许我就不会坚持下来。我不能否认真的有人,也许还是很多人,他们看尽世事,内心十分强大理性,总能战胜外界的困难,但对于我,那天在山上,真正拯救我的是我们的队伍,他们的坚持不懈和他们的耐心带我走下了最后一道山。

参与了 WWF的这次冬季调查,我才了解到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的艰难。他们没有在纪录片中成为野保工作的主角,但他们是不为人知的平平凡凡的英雄,他们有或是林场护林员、或是保护区专家,或是大学老师和学生。他们常年在野外,夏天忍受蜱虫的叮咬,冬天克服极寒的气候,他们微薄的工资与为东北虎、豹及有蹄类的研究保护做出的贡献无法相提并论,他们是真正热爱着这片大地,并为了物种的兴盛牺牲自己的人们。

我仅仅只做了一周的志愿者,对野生动物保护的认识仍然很肤浅。但是我知道,这些困难不会成为野生东北虎豹以其他野生动物保护的屏障。WWF冬季调查的意义,不仅在于科研方面的成果,更在于通过调查的结果推动政府相关部门、森工企业、保护区及周边社区对东北虎及其栖息地保护达成共识,共同实现下一个农历虎年使中国的野生东北虎数量加倍的愿景。我知道,东北虎、豹的保护工作是一项漫长的历史任务,是人类对于自然资源肆意破坏的救赎,蓝图已渐渐展开,工作已经开始,我们充满希望。

 

我像笨熊一样在倒木中前行

 

我和李连山老师-杨铭

 

狍子的卧迹-张睿婷

 

白雪覆盖的倒木很美,但要穿过它们是巨大的考验 - 李连山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Tiger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国家林业局猫科动物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黑ICP备05008406号-5 中国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和兴路26号 邮编 150040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